天气预报:

政协概况

当前位置:

山薯
14-08-07浏览(438

  (马田春)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农村到处闹饥荒,主粮几乎吃不上,家家都以杂粮加菜叶果腹。尤其是山薯,成了我们这一代的救命“恩人”。
  放学后,饥肠辘辘的我们,便挎着竹篮,说是去割猪草、羊草,其实是去想法填一下肚子。要是在阴历七、八月份,我们的首选方法就是“偷山薯”。七月份山薯刚刚长成手指那么粗,庄稼人即使再饿,此时也舍不得挖的。要等到阴历八月半以后等山薯长到拳头般大才肯挖的。可是我们这些饿急了的“野孩子”是顾不了这些的,只要能填饱肚子,管它三七二十一。但偷山薯也有着极大的风险,要是被大人们发现,肯定一顿死揍,所以我们只能“智取”,不能“强攻”。通常三四个小伙伴选择有遮掩的地块,比如坟地旁、土墩边,派一机灵的人“望风”,其余的去“偷”,偷的人也有分工,挖的挖、装的装,只需十分钟,便可挖上一大堆,放在竹篮底下,上面再铺上草。完成任务后,便一起溜到无人看见的小河堤边,将山薯在清水中稍微洗一下,就开始分享“战利品”了。那个着泥土味的清脆和香甜,真有说不出的美味。要是八月份挖到大的、上等的“坚硬”的黄山薯,我们就拾来柴火,在几乎无人去的坝边,挖个小坑,将山薯放在熊熊的柴火中烤,众人添柴,看着呼呼的火苗,闻着淡淡的香味,是我们当时最奢侈的享受。烤熟的山薯,滚烫滚烫的,放在手里上下翻动,还没吃,口水已流到下巴。我们和着泥土的和焦屑,将一大堆山薯装进了空空的肚里,大家打着饱嗝,唱着不成调的儿歌去割草——又是一个开心的“饱”日子。
  最好吃的山薯叫“风山薯”,它还有个俗名叫“气苹果”,意味它的味道让苹果都为之逊色。在山薯的收获季节,几乎每户人家都捡出又大又光滑细嫩的山薯,用麻绳或草绳编成小网袋里,对着自己的窗户口,用钩子挂在那里,让入窗的风天天吹它,一直要等到寒冬腊月,“风山薯”采伐软变脆。吃过晚饭后一段时间,做母亲的常常拿出一个风山薯,削去皮,用菜刀切成一片片的,放在盘子或碗里,大家就着昏黄的煤油灯,品尝着风山薯,顾不上说话,默默地吃,屋里只有“咕吱”、“咕吱”的咀嚼声。我可以说,现今最好的红富士苹果的甜味也赶不上它。山薯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那份甘甜、温馨,是我永生难以忘怀的。
 

    

政协公告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