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履职实践

当前位置:

援疆,我们一直在路上(七)
20-05-25浏览(275


□ 邓 超


    天山,天边。

1959年—2019年,60年。2013年—2019年,6年。是天山遥远的呼唤?还是天边神秘的诱惑?6年,我们一直在路上。2013、2017、2019……三赴新疆,行程过万,南疆北疆,大漠戈壁,雪域高原,油田盆地……我们在追寻那些消失的足迹,我们在追寻那些感人的事迹。

他们在路上,我们也在路上。他们已经出发60年了,我们用6年的时间能赶上他们吗?出发那天,他们的衣襟上沾满了江南油菜花的芬芳,她们的发辫上散发着家乡栀子花的幽香,你闻到了吗?再见那天,他们的身躯弓曲成了不倒的胡杨,她们的脸庞流淌成伊犁河的沟壑,你看到了吗?

60年前,他们支边来到新疆。60年来,溧阳人的“疆二代”“疆三代”接过了他们的接力棒,援疆,我们一直在路上。




徒弟刘世永(左)向师傅郭富松(右)介绍运输基地近年来的发展变化,聊到开心之处两人忍不住开怀大笑(沈佳宾摄于2019年6月21日)


塔里木盆地,塔里木沙漠。塔河油田,三角地,油运司的二代继续着父母的事业


塔里木沙漠公路零千米处,门楼上有副对联:“千古梦想沙海变油海,今朝奇迹大漠变通途。”塔里木沙漠公路是目前世界流动性沙漠中最长的等级公路,于1993年3月动工修建,1995年9月竣工,曾获全国科技十大成就之一。公路全长522千米,其中沙漠段466千米。

荒漠无边,沙丘起伏。柏油路上的细沙,在微风的吹拂下滚动着,仿佛是黑色的路面上一层流动的黄色面纱。路边一侧是沙漠老公路,据说以前修公路运来点鹅卵石或沙粒砾,用压路机一压,就算公路。风吹沙埋,公路不见了,以什么为标杆?路两边的电线杆子。

1984年9月22日。沙参二井钻探到5391米时, 终于发现了油气田,塔里木油田出油了!标志着西北油田正式发现,成为中国石化上游第二大油田。

当我们从三角地镇开车到沙漠中的世纪永泰运输公司基地时,一下车便怔住了,路边一行身穿红色工作服的男女整齐地列队站在那里。沈佳宾第一反应:是饭店餐厅服务员在迎宾?我的第一反应:是车队一天工作的总结会?当以刘世永总经理为首的基地员工鼓掌欢迎时,我们如梦方醒!陪同我们采访的原油运司副总郭富松激动地上前和他们一一握手,我们也受宠若惊地入列合影……

基地的院子里整齐地种着辣椒、番茄、玉米等植物,枣树开了花,桃树发新芽,这司空见惯的情景,在沙漠里罕见啊!员工告诉我,这里的水是按公斤卖的!种蔬菜老金贵了。

晚餐桌上,车队为我们杀了整羊,这是地产的黑头羊,肉质鲜美,也是本地的最高礼仪了!门口的火堆上现烤羊肉串,炉子里现烤着馕饼。刘总举杯:“来来来,把‘伊犁特曲’满上,全体车队人员敬你们一杯!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油田看望我们,我们高兴啊!不要客气,吃菜喝酒!干!”酒很烈,比酒浓烈的,是情!


陈新红(世纪永泰运输公司统计员):我妈叫李月娥,是溧阳码头街人,当年她是独生女,可以不用来支边的,但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她还是来到了油运司。我妈当时初中毕业,算有文化的人,所以在油运司的八队当文教员,后来在子弟小学当老师,一直做到教务主任,并在这任上退休。

我今年48岁,1987年2月顶替进的油运司,在修理厂当电工。2011年公司改制时,我们把买断工龄的补偿金凑起来,全部入股成立了这个运输公司。从乌鲁木齐来到这沙漠油田,离家750千米,两个月才能回次家,坐车要一天,也有火车和飞机。我们的车队是跟油井走的,基地的名字跟着油井号叫。生活是艰苦了点,但收入也高些,车队平均工资能拿到七八千吧。你们闻到空气中的臭鸡蛋味,那是油田特有的硫化氢味,不少年轻人为它早白了头。

我们夫妇俩都在这儿工作,儿子大学毕业了,女儿一个人在家,老母亲有哥哥照顾。

溧阳我2016年回去过一次,那可真是个好地方,虽然只待了两三天,印象非常深刻!天目湖的鱼头一直没有忘记。我刚开始上班,也在八队当文教员,算接我妈的班;我爸是四川人,驾驶员,运油的,我现在又算接我爸的班。你们一直夸我长得好看,那可能是随了我妈!溧阳女人可厉害了,能干,把我爸管得服服帖帖的。


史建彪(世纪永泰运输公司支部书记):我爸叫史荣生,埭头人;我妈叫葛玉珍,蒋店人,他们都是1959年支边来的油运司。我爸是做木工,母亲做铜工。我在蒋店前葛村外婆家长到11岁才回到新疆,所以溧阳话一点没忘。我是接母亲的班进的油运司,当过修理工、驾驶员,后来当修理厂的书记、厂长,1997年又当了十分公司经理,2011年企业改制后到这家公司当书记。

我们公司主要是为油田油井服务,承担运油、运水、运泥浆等任务,现在共有解放牌运输车30辆、红岩10辆、北方奔驰10辆,年产值2400万元。一线工人月平均工资能拿到9000—10000元。

我们公司是从新通集团过渡到青建集团,2011年4月从五分公司正式脱离,大家集资成立了运输公司。其实我们做的是传统行业,原五分公司自2001年进入塔河油田以来,业务一直没中断,几十年来我们经历了各种风浪的考验,各种急、难、险的任务都少不了我们,像705井、933井和929井井喷抢险,都是第一时间冲到现场,得到了油田领导的表彰。

昔日油运司的10支运输队,4支队伍的队长是“老子家”溧阳人。像郭总都是看着我们长大的,我们今天接过前辈手中的方向盘,一定不能给溧阳人丢脸!

哦,对了,上次你们在油运司召开溧阳支边人员座谈会,代表“疆二代”发言的就是我。溧阳我回去过3次,一次和一次不一样,建设得真好!我们这里运的油弄不好就是溧阳用的呢!


刘世永(世纪永泰运输公司总经理):我也是油运司的“疆二代”,都是郭总培养出来的。我挺佩服你们溧阳人,能吃苦,人厚道,会办事!溧阳人的后代不少在从事油运工作。这是父辈传给我们的饭碗,我们一定要珍惜。我们在塔河油田采油一厂的业务,干了几十年了。油运司有不少江苏人,你们是第一个来采访支边人员的,也是第一个深入油田采访基地的!我代表车队谢谢你们,欢迎你们常来!



《天边》一书是溧阳市政协教文卫体和文史委员会组织采写的。邓超、沈佳宾两位同志历时6年,行程过万,采访数百,主要记录了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蜂场和乌鲁木齐市油运司的溧阳支边人员的经历,真实地再现了他们支援边疆的初心和建设边疆的使命。本连载摘自《天边》(下篇)。

 

    

政协公告
 
 
 
 
进入编辑状态